1. <pre id="nlg8c"></pre>

        <acronym id="nlg8c"><label id="nlg8c"></label></acronym>
          <acronym id="nlg8c"></acronym>

          答案來了:兩個村級平行宇宙會否相遇并疊加?新型農村集體經濟振興之路

          日期:2022-11-26 10:47:30 來源:
          【編者按】兩個平行宇宙會相交嗎?這個恐怕沒人知道。兩個平行宇宙里的人會相交嗎?這個似乎正在變為可能。而筆者可以確定的是,四川的愿鄉公司和北京的匯文傳媒會在鄉劍俠客島上相交、相撞、相融。一切只因他們所做的事都關乎一個新概念——新村民。
          所不同的是,愿鄉正在成都一個叫秦家廟的村莊里實施新村民融村計劃。而匯文傳媒所做的新村民在他們的鄉村元宇宙里。之所以說他們能相交,是因為除了都在做“新村民”外,他們還有一個共同的交集點——他們的名字同時都出現在了一本書里。
          這本書的名字叫《新型農村集體經濟振興之路》,愿鄉的“新村民融村計劃”是書中第六部分“融村行動”的內容。匯文傳媒負責人是這本書中“鄉村振興大家談”編委會的編委成員之一。盡管目前他們還素未謀面,但接下來我們卻可以清晰地看到:他們這兩家機構在兩個平行宇宙里所做的新村民項目,到底有哪些相同和相通的地方。
          一、虛擬世界里的新村民元宇宙
          以虛促實,虛實相生
          北京首個村級元宇宙來了
          近日,有著中國藝術第一村之稱的北京市通州區宋莊村,和元宇宙拉上了關系。北京市第一個鄉村元宇宙——宋莊村元宇宙上線了,同時其相關數字資產也在阿里資產數字平臺同步推展和銷售。通州區宋莊村“數字鄉民&鄉村元宇宙”,是通州聯通、阿里資產和匯文傳媒等機構聯合發起的中國“鄉村元宇宙”數字鄉村振興項目的一部分。數字鄉民&鄉村元宇宙項目首次嘗試將區塊鏈、web3.0、數字孿生、元宇宙等高新技術融入基層村域,以虛促實、以虛強實、虛實相生,促進鄉村經濟發展、推動共同富裕,積極探索數字科技與實體經濟的融合之路。

          數字鄉民&鄉村元宇宙項目起于線上、落于線下,注重虛實融合。整體項目執行分為以下三步——第一步,數字文創。項目組把藝術家請到村里,將村里的地域特色和文化風情以油畫、國畫或漫畫的形式繪制出來,在數字中國鏈平臺上鏈、存證和確權,生成鏈上數字資產,在阿里資產、聯通數藏等平臺上推展和銷售,銷售所得和村里分傭。在村集體前期無需支付任何費用的前提下,實現了不菲的收入。第二步,數字鄉民。對于購買村域數字文創的買家,村委承認其“數字鄉民”身份,并通過賦予虛擬身份權益、到村免費導游、贈送一頓飯或農產品大禮包等方式,鼓勵數字鄉民到村旅游、體驗、投資或生活,以達到讓網上的城里人(主要是城里的年輕人) 走進鄉村、融入鄉村,并且愛上鄉村的目的。第三步,鄉村元宇宙。項目組免費為村規劃搭建元宇宙場景,以合作村莊的名字命名,使用其地圖,將村域景觀數字孿生,發掘、保存和對外推展其文化價值。同時,元宇宙場景可實現沉浸式農文旅、元宇宙電商和價值社交等,幫村委宣傳、帶貨和線下推流,實現長期的、綠色的、可持續收益。

          值得一提的是,數字鄉民和鄉村元宇宙虛擬原住民,通過平臺設計和規范,均可以某種方式參與村集體管理,規劃和參與項目投資,導入外部資源等,和村委形成穩定的、真實的“村-民”關系。并借助通州聯通免費為村里提供的數字鄉村應用平臺,為鄉村治理和服務注入“智慧基因”,為鄉村黨建引領、疫情防控、美麗鄉村、村務公開、惠民補貼等提供“一站式”服務,賦能鄉村生活和鄉村治理智慧化大發展。作為宋莊村元宇宙的住戶,宋莊村數字鄉民(宋莊村的官方授權數字藏品買家)可以在元宇宙上參觀瀏覽、社交娛樂、共創共融,邊玩邊賺錢(Plan to earn,P2E)。比如持有“宋莊云養卡”的用戶,不僅可以在元宇宙上體驗游覽宋莊村、,可以玩游戲、動手搭建,排名靠前的可以得到獎勵,還可在個人空間呈現土地養殖情況,看到自己在宋莊村認養的農作物的生長狀況等,好玩,還能得實惠。宋莊村鄉村元宇宙是北京市第一個上線的鄉村元宇宙。在北京市通州區委宣傳部的推動下,未來北京市通州區還會有更多村委在元宇宙上簽約入駐。村委可以在本村的元宇宙空間和外界無縫連接,宣傳、互動、引流、帶貨和創收。

          數字鄉民&鄉村元宇宙項目有它的市場邏輯,也有對當下中國人未來將向何處去的思考。
          中國式現代化的一個工作重心是14億中國人的現代化。改革開放四十多年來,中國人口出現了一次規模巨大的大遷徙、大流動運動,全國社會人口空間結構調整與布局正面臨重大發展挑戰。
          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與不充分不平衡發展之間的矛盾,是現階段我國社會的主要矛盾。其中,不同區域之間和城鄉發展之間的不充分不平衡矛盾表現的最為突出。
          如何在不同區域之間完善人口戶籍制度改革,如何在城鄉空間價值對等的基礎上實現城鄉融合發展,如何破解城鄉之間人的要素的雙向有序流動,是目前鄉村發展改革的深水區,面臨著一系列制度性梗阻和政策約束。如何破解這三個問題,將決定鄉村現代化的質量與水平。
          數字鄉民&鄉村元宇宙項目是基于對以上問題的認知與思考,通過以村莊為基本單元,以鄉村振興人才興村為產品服務抓手,用虛擬的鄉村元宇宙村集體組織成員資格權為鄉村振興集聚人才匯集流量。為返鄉與下鄉創業人才融入鄉村的制度改革提供創新試驗,為以村為單位的村集體組織成員融進與融退提供虛擬與現實兩個平行宇宙的操作經驗投射。
          同時,鄉村所擁有的土地資源、生態資源、景觀資源、歷史文化資源等,通過鄉村元宇宙虛擬空間社群打造,除了把好產品賣出去和人流商流吸引進村外,亦可為村集體經濟發展壯大增加一份數字資產。這也是我們推出數字鄉民&鄉村元宇宙項目的初心和可為鄉村振興發展所承擔的社會責任。
          最后,請關注宋莊元宇宙,購買收藏宋莊的虛擬藝術和數字資產,請登錄淘寶APP-阿里拍賣-數字資產,搜索“宋莊”(選擇“數字藝術”類目)即可。二、現實世界的新村民真宇宙想理解現實中的新村民須先吃透四個詞
          新村民證只是一張紙,其本身并不能承載什么。但是鄉村的人才振興、產業振興及鄉村治理深度改革,卻需要新村民的加入。
          愿鄉團隊在秦家廟村的新村民融村行動中,主要在新村民資格權證的落地與服務上。如村莊閑置資源的要素激活、資格權的權益賦能,雙方最關心的權益交易公平與對等。
          檢驗新村民證含金量,需要遵從“市場、法律、治理、倫理”這四個詞。讓想下鄉的市民進村,讓能出去的村民退出。圍繞城鄉之間人的要素的雙向有序流動,是實現城鄉有效聯結的基礎。
          傳統農耕社會人口的流動性很弱。在傳統思想和下鄉創業時代機遇的雙重影響下,更多人要進城與少數人想下鄉的現象,才是當今城鄉融合發展過程中要素雙向流動的最大內生動能。
          當今中國正處在農業人口向大中城市高度集中及人口空間結構大調整的新時代。如何破解人和其他要素實現城鄉雙向有序流動,是這個時代宏大的話題。而愿鄉團隊從一張“新村民證”入手,給予一套具有可操作性的解決城鄉融合人才有序流動的方案。
          1.  新村民融村,先建立利益聯結
          城鄉人員流動是一個經濟問題,要用市場化的操作方法和手段才能有效推動。無論是哪一種人的流動,促使其能夠流動起來的最大動力,是經濟利益引導下的價值選擇沖動。如果下鄉利益極小風險極大,人的流動性及效率自然就低。反之,也是這個道理。
          從秦家廟村新村民融村的實際情況分析,主要還是圍繞“新村民證”背后的權益展開的。哪些人可以退出自己在村上的資源和財產,以一種什么方式退出,退出后能得到什么,所獲得收益是否公平與合理,收益誰給,什么時候能給,如此等等。
          關于新村民融入需要解決的問題:什么樣的新村民符合鄉村產業發展的需要?提供哪些保障才能吸引到鄉村發展需要的人才和產業?怎樣運作才能使新村民在村上閑置資源的利用效益達到最高?。
          愿鄉公司在遵照市場交易原則的基礎和前提下,構建了一套與村莊相適應的“資源對價市場”服務體系。
          如何實現城鄉融合?基于市場的要素流動是行動的起點,也是基礎。只有用市場化手段去有效配置資源,才能喚醒各種在鄉村沉睡、閑置和低效使用的資源資產,才能促使并推動各利益關聯方參與的積極性。

          2. 做新村民融村,不能踩紅線
          城鄉要素流動的具體踐行需要依法做事、依規而行,且只有基于法律的操作規范才是行動準繩。在鄉村做事要有基于法律法規的意識和認知,做事不能抱著僥幸心理,投機取巧鉆政策空子,更不能越紅線,或踩紅線做事。
          圍繞“新村民證”的融入與退出所構建的交易機制,是嚴格參照并依據《村民委員會組織法》、新的《土地管理法》、《土地管理法實施條例》、《民法》、《房屋登記管理辦法》、《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釋》、《確定土地所有權和使用權的若干規定》及相關政策、條例和規定等制定出來的。
          歸集體所有的生產資料和生活資料是農民的保障性生存資料,長期以來執行的一直是限制和約束其流動的政策。相比耕地流轉的松綁,黨和國家對農村宅基地和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的流動性限制要更嚴格一些。目前,國家城鄉融合試驗區的11個不同省市正在根據不同的試驗任務,在探索中踐行著各自的城鄉融合及要素有序流動的方法和模式。
          在秦家廟村新村民融村的實踐探索中,村民可通過退出村集體組織資源的方式獲得經濟補償,或通過資源市場經營權委托村集體經濟組織的方式,獲得資源市場化經營收益和其他集體資源的收益。而愿鄉團隊的融村服務主要是依據相關法律法規,用市場化手段為這一目的的實現,提供相關流程標準設計、文本模板編制、自治章程修訂、產業規劃落地、產業人才招募等工作事項的賦能服務,并陪伴其長期成長。

          3. 新村民融村,倫理是最高要求
          倫理是指在處理人與人、人與社會相互關系時應遵循的道德和準則,包含著對人與人、人與社會之間關系處理中的行為規范。之于融村行動中需要遵循的倫理要求,既有在行動上基于法律層面的底線意識,更有確保鄉村公序良俗的道德操守。
          作為最小的行政治理單元,鄉村是一個生產和生活資料歸集體所有的自治主體。村集體組織成員所擁有的土地資源及相關權益,即包含了發展權,更是農民生存權的最低保障。新村民融村的本質,某種意義上,亦可以理解為村集體組織成員資格權利的融入。
          部分有條件的老村民退出,讓想進來的新村民融入。在融進與融退中,勢必會發生老村民與新村民的權利變更。此過程,若是僅依從市場與法律的交易邏輯與準則,必然對村莊原有秩序造成沖擊,引發人與人關系的震蕩。
          而所謂的倫理是最高要求,就是村集體組織、地方政府及相關職能部門領導與服務主體、參與此事的市場協同主體,除了市場邏輯、法律準則等要求外,如何遵從社會主義集體鄉村的正向社會倫理,讓退出去的老村民和融入的新村民都能獲得生存與發展的保障。
          鄉村振興關鍵在人。人是最大生產力,也是興村的核心。村民所擁有的“村集體組織成員資格”身份是一種權利名片,想要獲得新村民資格權,可以用市場的手段解決,但必須以法律為規范。同時,更須在強化村莊治權和規范村莊治理的前提下,樹立新時代特色社會主義集體鄉村的價值觀,即社會主義集體正向倫理。
          當下的中國,伴隨城市和工業的快速發展,促使鄉村倫理關系和社會秩序正發生著深刻變化。例如,村落的空心化問題、留守村民的老齡化問題、熟人生人化的問題等。其中村域資源資產的閑置,還有生產資料低效使用,都是鄉村巨變的輿論焦點。
          秦家廟村的“新村民融村行動”,可謂是“牽一發而動全身”,并能“一石激起千層浪”。如果操作的方式方法沒有遵從社會主義新鄉土倫理要求,就會不可避免地會攪動十分敏感的鄉村最深層的社會問題。正是基于此,在進行新村民融村過程中,更要嚴格遵循倫理是最高要求的行為規范。

          4. 新村民融村,須重視村級組織的作用
          農村集體組織是一個村民自治主體,是一個復雜的組織體系。作為村域資源的所有權主體和整個村域的治權主體,其治理能力和治理效率在過去二三十年里存在著嚴重的治權虛置和凝聚力下降的問題。
          鄉村振興,治理有效是基礎。這里的“有效”是指村集體組織的治理效率和效能。有效率、有效能,村集體組織在利用自身資源做市場對價交易時才能不吃虧,在面對工商資本下鄉和返鄉創客融村時才能體現出自身的主體地位,才能有章可循,不被工商資本誘之以利,被人牽著鼻子走。
          十幾年前,榜倉小鎮(化名)案例也是城鄉統籌時代背景下的一次大膽嘗試與探索。其操作重點也是引導人才下鄉,在營建新村的過程中,退出去的老村民也得到了妥善安置。問題是,其忽略了村集體組織和村民改善自己生產生活的主觀能動性和主體地位。長此以往,極易滋生村集體組織和村民“等靠要”的思想。農村集體組織是村域的資源所有權和治權的法定兩權主體。因此,以農民為主體的鄉村振興,應讓村集體組織成為主角。而從這個意義上說,秦家廟村新村民融村項目的最大亮點,就是充分尊重了村民自治主體的主導作用。
          作為一家區域村鎮產業運營服務商和鄉村發展解決方案供應商,愿鄉一直堅守著自己市場服務主體的定位,在依法依規服從黨和政府的領導前提下,充分突出村自治主體和全體村民在新村民融村過程中的主體作用,通過產品創新設計、流程機制服務賦能于村集體組織,賦能于村鎮治理能力的提升。從市場外來介入者的角度來看,這或許就是其對鄉村倫理的最大遵從。

           
          推薦閱讀
          99热这里只有精品动漫国产,97国语精品自产拍在线观看一,伊人久久激情网伊人久久激情网,欧美,日韩,国产精品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