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pre id="nlg8c"></pre>

        <acronym id="nlg8c"><label id="nlg8c"></label></acronym>
          <acronym id="nlg8c"></acronym>

          鄉村振興示范村,應該怎么干?

          日期:2022-12-07 22:05:31 來源:
          做任何事,只有把根本目的搞清楚了,才能知道做什么可以成為標桿,起到示范作用,也才能知道如何做,做什么,才能避免行動過程中犯南轅北轍、舍本逐末的錯誤。
           
          沿著這么個思路,請大家共同思考一個問題:振興鄉村的根本目的是什么?這是一道必答題。不把這個事情搞搞清楚,在鄉村做事的時候,我們就會缺少一把標尺,一把衡量所做事情對與錯、好與壞、優與劣的標尺。
           
          沒有這樣一把標尺,我們拿什么來做鄉村振興發展的示范呢?只示范文明、法治、生態、美麗、宜居、綠色等內容嗎?盡管鄉村發展過程中能示范的內容很多,但是如果不清楚鄉村發展的內在邏輯、先后順序、內外關系,面對那么多的示范內容,村集體知道怎么學、如何做嗎?學不來,做不到,它只能望梅止渴,或敬而遠之。
           
          1、讓村民過上好生活
           
          有人說鄉村振興的根本目的是“為人民服務”,有人說是為了實現共同富裕,有人說是為了社會穩定、國家強大,有人說是為了中國文化的復興,有人說是為了共享發展成果、實現全面現代化,有人說于內與于外都是補短板堵漏洞……
           
          其中一個80后村書記說:“根本目的就是要盤活我們的鄉村,我們自己挖掘資源,發展集體產業,壯大集體經濟,從而實現所有鄉親過上幸福美滿的生活。”
           
          在裴寨村書記的心里,做鄉村振興的根本目的,是讓村里更多外出農民工,能在家門口就有一份體面的工作;能夠讓孩子不再被留守,三輩人幾年見不到,一見面再出現祖孫三代抱頭痛哭的場面。讓這樣的家庭不出村就能過上富裕而有尊嚴的日子,比什么都重要。
           
          對此,參與鄉村振興的人須首先回答和明確一個問題,即振興鄉村的根本目的到底是什么?這可能是一個見仁見智的問題,答案會有很多,并因人因事而異。
           
          平心而論,實現了鄉村全面振興,溢出的好處和順帶達成的目的會不一而足,但鄉村作為村民的鄉村,振興要實現的首要目的,應該是確保如何做才能讓本村的村民,無論是在村上的還是離開村的,都能過上幸福美好的生活。
           
          若能以此為核心標準,很多在鄉村做的事情,包括手段和方式方法,衡量起對錯與好壞,就會變得明朗很多,容易很多。而且,只有讓振興鄉村的更多工作回到“為村民而建”,以村民為服務主體上來,振興鄉村的根本目的才不會跑偏。
           
          2、村集體要能做自己的主
           
          實現鄉村振興有20字指導方針,通俗地講,就是讓鄉村更美,農業更強,農民更富。透過一個“讓”字,我們不僅要明白這里面誰是主體,誰是客體,還要明白主體與客體之間是一種怎樣的關系。
           
          從鄉村治理角度看,兩者是一種領導與被領導的關系;從鄉村發展角度看,兩者則是一種服務與被服務的關系。這是一個常識,落地執行中不能越權越位,尤其在涉及鄉村經濟發展方面,要避免一些反客為主的做法,別錯把領導和服務轉變成替村集體和村民做主。
           
          比如一些城市周邊村莊的建設用地,經過以所在地政府的一番市場化操作,一畝地能賣出幾百萬的價。而再經過一系列土地騰退、產業招引、新居安置的操作,村民被請上了樓,新的產業項目在村上落了地,大家各得其所。
           
          然而透過這種現象,我們需要思考的問題是:作為村主體的村民,是否能夠以村集體的形式,在依法依規的前提下進行如法炮制?
           
          作為兩權主體的村集體,為什么你反客為主可以,他自己做就不可以?若不能如此,村民自治能夠自治的到底是什么;村集體不能用自己的資源做入市交易,它的村集體經濟拿什么壯大,如何做才能變強?
           
          3、強化意識,發展村集體經濟
           
          事實上,對通過活化村資源、運營村產業的方式發展壯大集體經濟,大多數村是沒有這個想法的。既有想法又有能力把這件事做好的村集體,更是少之又少。甚至可以說,大多數村壓根就沒有村集體經濟組織。在很多村一把手的頭腦里,不僅缺少發展集體經濟的意識,更缺少壯大集體經濟的能力。
           
          從社會關系角度講,現在的村社組織只是一個松散的集體,從經濟關系上看,村民與村民之間,村民與社組之間,社組與社組之間,社組與村社之間,村社與村兩委之間,幾乎已無任何經濟上的聯系,早已不是一個經濟意義上的團體。
           
          是集體不是團體,呈現一盤散沙狀的鄉村,人心的凝聚力已經很弱,組織的團結力更顯虛化。這樣的村組織,這樣的村民眾,你讓村集體如何發展壯大集體經濟?
           
          地方政府反客為主、越權代勞的行為,從法律角度看,雖有違規操作之嫌,甚至某種程度上侵犯了村集體的發展權,然而相比工商資本下鄉跑馬圈地、買村建房等更加過分的市場行為,村集體與地方政府的利益沖突因有相對合理的分配機制支撐,沖突程度相對要小很多。
           
          在地方政府、市場主體、村集體所形成的三角關系的興村格局中,本應最強勢的村集體經常顯得很弱勢,而平時看起來很弱勢的村集體,有時又會顯得異常強勢。
           
          如何破局這種錯綜復雜的三角利益關系?對更多鄉村而言,不斷強化村集體的團體意識和努力發展村集體經濟,運營好自己的村莊資源、資產和村業態,才是破局這一矛盾的根本解決之道。
           
          4、凝聚人心,統一經營權
           
          在鄉村,必須要做又最難做的事是什么?
           
          把人心凝聚起來,把村集體資源的經營權統一起來。
           
          這件事做不成,村集體就不可能作為一個經濟型團體,一個集體性組織,來與市場直接打交道。讓村集體由一個社會性組織變成一個經濟性組織,是發展壯大集體經濟的第一步,也是最難的一步。
           
          從2016年開始,之所以想舉“文化鄉建”這桿旗,我想做的事,并不像圈內一些朋友理解的那樣,是為了單純地挖掘村莊文化,出村志,建村史館。文化鄉建要做的核心內容只有三塊,凝聚人心、統一資源、強化基層黨建。
           
          簡單說,就是把村民的心聚一起,把閑置的資源統一到一起。需要強調的是,文化鄉建語境下的統資源,并不主張讓那些外出的年輕人都重新回到村上來?;夭换貋?,選擇的權利在他們手上。對他們來說,向往城市,成為城里人,才是他們中很多人所渴望的。
           
          后來,當我深入了解了“愿鄉”這家村鎮產業運營服務商之后才發現,其實這也是愿鄉整村運營前期要做的事。所不同的是,他們不叫統資源,而叫“統一經營權”。至于怎么“統”,我當時能想到的辦法,是用文化的“感召力”,而他們用的則是市場手段和協同理念。
           
          從可落地性上看,我現在更認同愿鄉的那套市場解決辦法。說一千道一萬,你不能用“利益”的紐帶,把為什么要統資源的事說清楚,村民是不會把自己的資源資產經營權交到村集體經濟組織那里的。
           
          5、用新的分配方式,再建村團體
           
          愿鄉語境下的“統一經營權”是一種純粹市場化的概念,因為他們把農地的經營權和宅基地的使用權合在了一起,統稱為市場經營權。用三農圈的話說,其實就是農村產權制度改革要做的清產核資、身份界定、量化入股、發股權證。
           
          簡單說,就是通過這套辦法,成立村集體股份經濟合作社。至于成立了股份經濟合作社之后,應該做什么,應該如何做,似乎很多村集體對此并沒有什么概念,而且已經成立的這種股份合作社,很多只是有這么一個東西,大家并不清楚拿它來做什么。
           
          愿鄉協同村上,通過“政經分開、政社分離”的理念,幫村上建立村集體經濟組織,目的是為了做資源對價市場和產業運營服務。
           
          愿鄉對自己的定位很明確:之于鄉村振興發展,他們不是投資商而是服務商,其價值是補齊村上市場能力不足的短板,協同村上做“資源對價市場”的一系列綜合服務,如產業資源整合、經濟體系搭建、發展模式打造、商業資源運營等。
           
          而能促使這一系列服務和合作達成的,是愿鄉為鄉村所設計的那套“保底+提成”的多層級(村、集體、社組、村民)村內部四級分配機制。
           
          其中,他們把保價的部分叫“第一次分配”,資產性溢價后直接分給集體經濟組織的叫“第二次分配”,經村平臺公司運營,扣除運營成本后的收益分配,叫“第三次分配”,村業態經營性平臺收益,扣除運營成本,還有一次聯營分配,這次分配叫“第四次分配”。
           
          需要強調的是,除直接保價分給村民的收益外,其他三次的分配,村集體經濟組織不會把所有收益全部分給村民,村兩委、村集體經濟組織、社組都有相應的收益分配權利。另外,為發展村福利體系建設,提高村民生活的社會保障,村集體還設有公積金、公益金和村發展基金等。
           
          如何再建村團體?除了文化感召力,更有效的辦法是市場手段、經濟辦法。這樣應用得當、分配公平,效果往往十分明顯。只要道理給村民講得清、講得通,結果往往是事半功倍,甚至是立竿見影的。
           
          6、先補好短板,再運營整村
           
          整體運營一個村并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比如上面提到的那套四級收益分配機制,其背后的商業運營邏輯又是極其復雜的。
           
          對很多村莊而言,村里哪來那么多可運營的建設性用地,想要通過優化配置,集約出村上的經營性建設用地,村內很多地塊須得進行一次綜合性大手術才行。用句圈內人的話來說,可簡單概括為資源騰退、土地整理、新居安置。
           
          做大手術是需要花大價錢的。騰退、整理、新建,這是一筆大錢,村上沒有錢,這筆巨額開支誰來出?經過基礎設施配套、村落風貌營造,所獲得的資源性收益如何分配?這就涉及到另一種關于上下之間、內外之間的分配機制的設計了。
           
          所謂上與下的分配,就是縣、鎮、村三級之間的一種分配機制的建立。另外,從縣域角度來說,用一種什么樣的方式來獲得這筆收益,也是一件十分藝術的事。不僅要依法依規,還要做的光明正大。
           
          通過村平臺公司,圍繞村業態經營,村集體經濟組織所分得的經營性收益,屬于村內的第四次分配。針對這個版塊,盡管許多村集體還不具備經營村資源的市場能力,但他們會通過對植入產業的觀察學習,不斷積蓄在村內創業投資的沖動。
           
          統一資源的事他做不來,村域策規的事太專業,定位招商、植入產業顯得更復雜,對村域業態進行管理、運營也不是一件輕松的事。而這些,無一例外都是做整村運營必須要做的事情。沒有人在這些事情上幫村集體補短板,想完全靠村集體自己的能力來運營,并運營好,簡直是一件不可想象的事。
           
          做中學,學中做。我們要相信我們的村集體組織,總有一天是能變強,能長大的。
           
          7、融村融城,推進城鄉人口有序互融
           
          鄉村振興中遇到的最普遍現象是:村上的精英已經基本融入城市,或正努力成了新市民;村上的能人可能還會村上、城里兩頭跑,但多數已在所在地的縣城、市里買了房,甚至有了穩定的工作和事業。而村上的主要勞動力,大多已在工業化進程中,成了產業工人。專門以種地為生的,多數都是留守鄉村的老人。
           
          從人口流動和遷徙的角度看鄉村發展趨勢,更多人離開鄉村融入城市,已是大勢所趨;而一部分城里人、工商資本選擇返鄉創業、投資鄉村,在鄉村發展產業,甚至渴望能夠在村上安個家,長期生活在鄉村,業已成為新時代的新潮流。
           
          有人要退出,有人想進入,這就涉及到一個雙方權益如何保障的問題。無論是返鄉創業、投資做產業,或只為居住在村上,作為融入鄉村的產業性人才、服務性人才,他們都屬于鄉村發展的新鮮血液。他們是村上的新村民,是實現鄉村振興所不可或缺的人才保障。
           
          問題是,村上的資源多數都在村民手上。老百姓同不同意,在依法依規、有償自愿的前提下,將經營權統一到村集體?新村民在有償使用村上的資源時,交易的價格合不合理、公不公平?新村民在村上能享受哪些老村民待遇,擁有哪些村民權利?而那些已經融入城市和想融入城市的老村民,哪些人可以有償退出,哪些人不能夠退出?退出的條件如何設定,相應的保障體制如何建立?
           
          其中涉及到一系列問題,想一下子搞清楚,并不容易。
           
          新村民進,老村民出,這不是一個簡單的事。在這一進一出之間,不僅僅是單純的市場交易邏輯,其中還牽涉到相關的法律、政策束縛。進多少,出多少,比例如何控制,是否有法可依,所在地政策允不允許?這又涉及到了政府領導、政策指導、先行先試等一系列農村改革的制度突破問題。
           
          因此,這不止是一個市場問題,還是一個法律問題。同時,這也不止是一個政策完善、制度突破問題,更是一個以村集體為主體的村,如何逐步完善村內村民自治章程的問題。
           
          在這樣一種城鄉融合發展趨勢下,鄉村要想抓住時代機遇實現振興,所面臨的最根本問題是:如何在改革鄉村、發展經濟和依法依規、遵從制度的矛盾中,下定決心、堅定意志,殺出一條血路出來。
           
          8、最佳的鄉村示范,叫“微大同”
           
          殺出一條血路后,已問鼎和已問鼎過輝煌的村莊,其內部社會關系和經濟關系應該是怎樣的呢?這是一個值得深思的問題。
           
          那么,最佳示范村到底長什么樣呢?
           
          從社會關系來講,它已經打破了過去那種,村集體成員長期穩定不變的結構。從經濟關系上講,隨著村內資源聚合,經營權統一,完成了資源的從散亂到集約,從低效到可經營,從有標的到價格變現的三個轉變,村上已實現了村集體經濟與市場的有效銜接,村莊已形成合理的集體收入與分配關系,還有集體利益與個人利益并行不悖的公私動態平衡。
           
          對這種已超越舊有集體關系的新集體組織形態、生活狀態、經濟業態,及所產生的公私利益可妥協、能平衡的“活態”村莊,我將其稱之為“超越集體的微大同鄉村”,即在一個相對較小的微型村域空間,實現整個社會經濟發展的大同。
           
          “活態”村莊?對。
           
          最好的鄉村振興示范村一定要是活態的,有產業,有主題,有業態,有運營,有品牌。對內是團結的,對外是開放的。也只有這樣的鄉村振興示范村,其可學習和借鑒的經驗,才會維度最多,成果最豐碩。
           
          這也是愿鄉做整村運營所追求的目標。想要達成這個村莊發展目標,其核心要解決的,是人的去留和進入問題。
           
          在最好的鄉村振興示范村內,原有的集體成員,有的已經完成了從村民到市民的身份轉變,有的已經在城里買了房,有的依然還留在村上,或打工,或創業,或什么也不做,只靠村集體分紅和收房租過活。
           
          與此同時,村上還涌入進來許多新村民,其中有做企業的,有做商業的,有單純地只是租了房,錢在外面掙,只是住在村上,生活在村上的。隨著村內基礎設施的完善,還有村里新的內生商業形成,村上來了許多新的面孔,并逐漸形成了一個新舊交融的新聚集群體。
           
          在這個超越集體的新集體組織形成過程中,那些能離開、想離開的村民,能不能離開,以一種什么形式離開?要留下和只能留下的村民,如何才能更好地留下?村上需要的人,如何招募?想進來的人,怎樣才能進入,以一種什么樣的身份進入?還有,就是進進出出的人的權利保障與交易關系如何構建的問題。
           
          出去的也好,留下的也罷,進來的也行,其相互之間的權益關系,如何做交易,怎樣做分配,交易結構和分配機制誰來做,各自的財產權益怎么樣來保障?要推動這件事情順利進行,須有一套完備的落地機制和操作體系作為保障與支撐才行。
           
          這些內容,也是愿鄉服務鄉村、賦能鄉村、活化鄉村過程中,一直在做的事。
           
          9、理想村:超越集體的共生體
           
          超越集體的微大同鄉村,是一個共生體鄉村。
           
          何為鄉村共生體?簡單說,就是那些能夠做到并確保,融入村內的新村民和留在村上的老村民,可以一起共同建設鄉村,共同治理鄉村,共同享有鄉村。在一個超越集體的共生體新村內,那些被稱為“名義新村民”的人,也可以通過自己的服務與付出,成為村社成員中的一員。在成為新村民的過程中,村集體組織可根據村自治章程和相關村服務、村貢獻目標達成,形成一套融入村社的考核機制與考核標準。
           
          這是一個有計劃、分步驟,逐步實施的過程。同時,這也是一個穩步打破村上舊有秩序,逐漸形成新秩序的過程。如何讓新村民成為村里人,如何讓老村民也把新村民當自己人看?這是代表村治權主體的村集體組織,需要思考和琢磨的。
           
          融入進村的新村民,作為產業主體、商業主體、服務主體和新的生活主體,身上都帶有某種市場主體的屬性,但同時也都有成為村上新的治理主體的機會和可能。
           
          至于如何通過市場、法律、分配等手段和方法實現這些理想和目標,這是村運營平臺和村集體組織要攜手來做的事情。如,在建立了“愿鄉模式”下的整村運營平臺之后,村運營平臺和村集體組織,圍繞治理和運營,如何構建相互協同的合作關系等。
           
          對以上所講內容,哪些要對村民講,以一種什么方式來講?哪些無須同村民說,為什么不用向村民說?想必深諳鄉村基層治理之道的帶頭人,對此都能諱莫如深。
           
          其中的玄機,其實孔子早在兩千多年前,已經給出了原由。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干就好了,講那么多大道理干什么!
           
           
          推薦閱讀
          99热这里只有精品动漫国产,97国语精品自产拍在线观看一,伊人久久激情网伊人久久激情网,欧美,日韩,国产精品免费观看